中央纪委监察部 | 湖北省纪委 | 今天是: 显示时间
您现在的位置:麻城纪检监察网>> 廉政楷模>>正文内容

【我的家风家教故事】种 子

清风扬正气,奋进正当时。每当看到一些勤廉典型的先进事迹,我就自然而然想起我的父亲,一个已逝世多年的老中共党员。

无论如何都不能坏了规矩

    在我们全家人眼里,父亲是一个特别讲原则讲规矩的人,甚至到了不近人情的地步。母亲曾跟我讲起发生在1959年闹饥荒的一件事。

我哥哥出生于1954年,是家中长子。我父亲弟兄只有一个,照说我哥哥应该是家里特别宝贵的,但跟规矩比起来,在我父亲眼里还是不如。1959年冬季,我父亲带着我们塆里的30多个青壮年劳力,被人民公社组织在一起,到白果镇明山脚下修筑明山水库,一去就是几个月。水库是请苏联专家设计和监督施工,要赶在开春以前完工,所以要求很紧,大家都是吃住在工地,没有谁能回家看看。

家里果然出事了。当时因为粮食特别紧张,家里常常是没米下锅,哥哥因为没饭吃所以饿坏了,已经奄奄一息了母亲很着急,连忙委托我的伯母去明山找父亲,跟父亲讲了这件事,父亲拧紧眉毛说:“这我有什么办法,现在工地又抓得紧,回去是不可能的事。”看到这样,伯母跑到工地厨房找吃的,大师傅给了她几个馒头,父亲进来了,说:“也好。这算我的口粮,这顿饭我就不吃了。”师傅说:“那怎么行。”父亲说:“怎么不行?人人都来要吃的怎么办?现今工地上是一人吃一份的,无能如何都不能坏了规矩。”这样父亲才同意让伯母带着馒头离开工地回了家。

    许多年过去了,每当说起这件事,母亲总免不了一顿埋怨,而父亲总是板起满是刀刻般皱纹的脸,一脸严肃地离开,留给我们一个黑黑的背影。

不是自己的东西不能伸手

    20世纪70年代,我家共有7口人,只有父亲和母亲两个劳动力,按当时工分抢粮的规定,我们家是大缺粮户。为了挣工分,父母总是起早贪黑地在生产队劳动,家务活就全部由年幼的姐姐承担,为此,姐姐连一天学都没上过。

    记得是1975年,我上小学五年级,有一天上午的最后一节课,老师说:“这节课上体育,大家可以在操场玩玩,也可以提前回家。”没有什么运动天赋的我就提前回家。从学校到家要走过一大片田地,一个人走在路上,我没有像以往一样顺着大路走,而是故意绕小路在田地中间穿行。走着走着,忽然眼睛一亮,我看到地头有一个青皮大南瓜,看得我直流口水。我前后左右一看,没有一个人影,我就想:要是把这个南瓜摘回去,家里一连几天就会不愁没饭菜了。我连忙脱下衣服,把南瓜摘下来包好了,抱着它低着头迅速往家走去,一路上心里怦怦怦跳得很厉害。

    回家后,只有姐姐一个人在厨房里生火做饭,我小声地把这事告诉了姐姐,心里既高兴又慌张。姐姐说:“那怕不行,爸爸知道了一定会打我们。”为了不让父亲知道,我们把南瓜藏在灶台边的稻草中。吃饭时间到了,父母散工回来。怕父亲发现,我只顾低头吃饭,不敢看他一眼,心跳得厉害,头上直冒汗 。不知为什么,父亲还是有所察觉,他严厉地问我为什么今天回家这么早,是不是干了什么坏事。姐姐忍不住,把这件事讲了。听完姐姐的话,“啪”的一声,父亲一巴掌打在我的后脑勺上,把我直接打得趴在地上,脑袋生痛,眼泪直流。父亲吼起来了:“你哭什么哭!你还觉得委屈是吧!你胆子越来越大,敢随便偷东西了。”我辩解说南瓜是拣来的,他越发生气,又是一巴掌打过来,吼道:“奇了怪了,你真会拣。我多次告诉你们,不是自己的东西不能伸手,你把我的话全都扔到耳朵背后面了。赶快,在哪里拿的就把它送到哪里去。”就这样,父亲逼着我把南瓜送回了地里才算完。记得那天,连午饭也才吃了一半。

越是起风下雨越是要出门

    作为共产党员和生产队长的父亲,是我们塆农业生产的第一把好手,不仅能熟练地掌握几乎所有的农活,而且还对田间管理十分在行,经常有人在家里向父亲请教,所以父亲在我眼里总是威严而又高大,无所不能。

    起早贪黑在田间地头打转是父亲的家常便饭。春夏之际,他扛着锄头出去了,哪块田该放水, 哪块地该拦缺,他心中有数;秋冬之时,他扛着锄头出去了,哪里的庄稼要收割,哪里的土地要翻耕,他早有安排。所以,除了晚上,我们很少和他在一起。

    记得那年夏季的一个晚上,半夜时突然刮起了风打起了雷,呼呼的狂风和隆隆的雷声把我们惊醒。父亲摸着黑起来了,他到堂屋里戴好斗笠,披上蓑衣,扛着锄头,打着赤脚出门了,在电闪雷鸣中又到田间地头里去了。风雨声和雷声中我再也没睡着,眼里只有父亲在闪电中出门的背影。天快亮的时候,父亲回来了,没有再睡,而是换完湿衣坐在堂屋里抽烟,等着天亮。过了一会儿,母亲和我们兄弟姊妹都起来了父亲问:“是不是把你们吵醒了?”我们没有回答,父亲也沉默着。我鼓起勇气问父亲:“刮那么大的风,下那么大的雨,为什么还要出门去?”半天,他才说:“越是起风下雨的时候,越是要出去,因为田地里要有人管。”年幼的我不懂父亲的话,只是觉得在父亲的心里,生产队的事才是最重要的,别人在做的时候他要做,别人没做的时候他还是要做。

    如今,父亲已逝世多年了,他的尸骨早已化作一抔黄土,融入了家乡的土地之中,难分彼此。随风逝去的父亲虽然没有在感情上给我多少的依恋,却在我的心中种下了勤劳正直的种子,在人生的旅途上影响和激励着我,让我痛并快乐着。(麻城市实验一小  朱紫阳


收藏】【打印文章
  • 中央纪委监察部
  • 湖北省纪委监察厅
  • 人民网
  • 中国纪检监察报
  • 荆楚网